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吴错李强《草莽警探》完整版免费阅读_(吴错李强)完结版阅读

书名:草莽警探

草莽警探

《草莽警探》精彩片段

第十五章 黄雀(1)

  “黄雀?”闫儒玉没有着急翻开案宗,倒是等着吴错的解释。

  “黄雀是我们给这名犯罪分子起的外号,因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看来他是个喜欢不劳而获一箭双雕的人。”

  “何止,他已经截胡了5笔赃款,总价值将近一千万!”

  “截胡?……赃款?”

  吴错将卷宗往闫儒玉跟前推了推,“这是最近半年侦破的5起恶性杀人案件,5起案件的凶手全是谋财害命,并且在得到大量现金后将钱藏了起来,可是,当他们归案并带着警方前去寻找被藏匿的赃款时,赃款却不翼而飞。”

  闫儒玉还是没有拿起案宗的意思,“重案组什么时候开始干抓贼的活儿了?”

  “5起案件都不是咱们组办的,所以组织才把黄雀的案子交给我。”吴错低声道:“组织怀疑这只黄雀在警方内部有帮手,出内贼了!想想我就一身鸡皮疙瘩……”

  “你有怀疑的人吗?”

  “难就难在这里,我已经把负责5起案件的相关刑警过了一遍筛子,没发现疑点。这案子组织上催得紧,还不能声张,以免影响团结,难办啊!好几天了我一点头绪都没有,你得帮帮我。”

  “好吧,我还有一个问题,并案的依据是什么?怎么确定5起案件是一个人干的?”

  “黄雀在每个犯罪现场都会留下同样的信息。”吴错将案宗翻到最后一页,取出5张照片递给闫儒玉。

  照片上是近距离拍摄的5张字条,上面的字很简单:多谢!

  “字可真够难看的,左手写的吧?而且……5张一模一样的字条?”

  “复印的,每次在犯罪现场留一张,字是左手写的,没有鉴定价值。”

  “罪犯既张扬又谨慎。”

  “的确。”

  “多谢……为什么是多谢,而不是谢谢?”

  “这有什么差别?”

  “书面文字得话……多谢……有点不合常理,口头上可能会说多谢,但是书写得话还是谢谢比较正规和常用。”

  “可是……这能说明什么?”吴错一时想不明白。

  闫儒玉没有回答他,而是拿起案宗粗略浏览了一遍,指着一名漂亮女刑警的照片道:“万露?她男朋友好像挺有钱。”

  “你什么时候关心起同事了?”

  “被一辆奔驰接送,很难不引人关注吧?”

  “我查过了,她男朋友周鹏,33岁,做食品出口生意,是个遵纪守法的商人。”

  “什么样的食品?”

  “嗯……怎么形容呢……算了你还是自己看报告吧。”吴错一边说一边在案宗内翻找,终于找到了调查报告。

  闫儒玉接过调查报告,念道:“生鸡肉、生鸭肉……保健类食品……肉松类食品……这么多种?”

  “这个周鹏是做家禽生肉出口生意发迹的,有钱了生意涉及范围也就越来越广。”

  “所以生肉出口依然是他公司的主要业务?”

  “为什么问这个?”

  “禽流感,这个月全国有上百家做家禽出口的公司破产倒闭,如果出口鸡鸭肉是周鹏公司的主要业务,那他的公司一定也损失不小,如果损失已经严重到一定程度,他就有了犯罪动机。”

  吴错看了一眼万露的照片,“不会真是她男朋友吧?她……是我大学同学,全班留在市厅的只有我们两俩。”

  闫儒玉突然问道:“这个万露……她平时表示感谢的时候,是习惯于说谢谢还是多谢?”

  吴错搜肠刮肚地思索了一会儿,最终摇了摇头。

  “那你应该了解一下。”闫儒玉建议道。

  “我会先从她男朋友查起,”吴错一笑,“调查自己人的滋味真不好受,可案子总得有人查,我倒是羡慕你,能在这儿躲清闲。”

  “我不仅要躲清闲,还要开始玩游戏了。”闫儒玉合上案宗,晃了晃鼠标,显示器亮了起来。

  吴错直接忽视了闫儒玉逐客的眼神,凑到电脑屏幕前问道:“第几关了?”

  “还是第四关。”

  “不会吧?还有难得住闫天才的游戏?”

  “少拍马屁!”闫儒玉嫌弃道:“你也太没立场了,就为了让我帮你查案,竟然说出这么违心的话。”

  “我靠我那么真诚,哪儿违心了?!”

  “怎么证明?”

  “你看我真诚的眼神。”吴错摇头晃脑地将脸往闫儒玉跟前凑,闫儒玉只能摇头表示服了。

  四天后,清晨。

  市厅会议室。

  徐行二翻开尸检报告道:“死者周鹏,食品出口公司老板,33岁。昨晚被发现死于家中,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时间是昨天下午1:30到2:30。

  死者小臂上有3块淤血,左手手掌有擦伤,说明死前曾经挣扎搏斗过。但是现场没有留下搏斗的痕迹,凶手应该是细心整理过现场。

  另外,经过药物检验,死者周鹏服用了三环类抗抑郁药物。”

  投影定格在死左手手掌的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到死者左手手掌上有一片擦伤。

  徐行二回到座位,吴错起身道:“的确,现场被细心清理过,没有指纹,没有鞋印,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据查,死者周鹏经营一家食品出口公司,因为受禽流感影响,公司资金断裂,濒临倒闭,近期周鹏可能通过未知途径得到了一笔现金,凶手杀害周鹏可能是为了得到那笔现金。

  接下来的调查方向:犯罪现场——也就是周鹏家所在的小区监控,还有,走访周鹏所在的公司,看看有谁知道关于这笔钱的消息。”

  众人散去,会议室里仅剩下闫儒玉和吴错相对而坐,闫儒玉点起一根烟道:“所以,黄雀的事你还不能跟大家说?”

  “不能。”

  “那还告诉我?你不怕我就是那个内贼?”

  “你太懒,有那个工夫你肯定打游戏,”吴错翻开合案宗,取出一张照片递给闫儒玉。

  闫儒玉瞄了一眼照片,便接过拿在手里仔细去看。

  “这是……在周鹏家发现的?”

  照片上,赫然是一张复印有“多谢!”字样的A4纸,与罪犯之前留下的字条一模一样。

  “嗯,就夹在书柜上的一本书里。看来,周鹏恐怕就是那只黄雀。”

  “打算怎么处理万露?”

  “先要搞清楚万露跟黄雀案是什么关系,除非有证据证明她是内奸或者凶手,否则只能对她做最基本的询问。”

  “赃款被截胡的那几天,你查过周鹏的行踪吗?”

  “查了,其中有两天他一直在公司,许多人都可以证明,另外三天就没有能够直接证明他不具备作案时间的证据了。”

  “也就是说,周鹏一个人是无法完成5次作案的,如果他是黄雀,那他一定有一个帮手。”

  “但这个帮手不是万露,我查过,赃款被截胡的5天,万露一直在市厅上班,她没有作案时间。”

  闫儒玉点,“所以,还有一个与黄雀案相关的人,他是知道内情的人,或许还是杀害周鹏的凶手,我们还没发现。”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