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绝代医圣(陈观王雪松)最新热门小说_(陈观王雪松)全集免费阅读

绝代医圣

陈观作者 著

绝代医圣

《绝代医圣》在线阅读

第26章 裴罗敷的羞耻感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走在路上,裴罗敷还是忍不住要问了。

用三万块钱去买一部手机,真的是疯了,而且对方竟然能拿出这部分钱来。

莫非是想在自己面前逞能吗?

想起以前大学生活,一些男生不就喜欢干这种事吗。

打肿脸充装胖子也不过是为了那一颗虚荣心而已。

裴罗敷想到的是陈观辛辛苦苦打工兼职赚钱,积攒了很长时间的钱,就为了能够在自己面前逞能,然后一下子花光了。

所以问的过程中,裴罗敷那一张精致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她可不喜欢这样的男生。

陈观笑了笑,回答道:“自己赚的。”

“但你也不能这么花啊,如果是我的原因,你大可不必,我不喜欢这样的行为。”裴罗敷皱着眉头,说道:“我知道安海大学里有一些人拿着好几万的手机,穿着好几万的衣服和鞋子。但咱们和他们不一样。”

“他们有丰硕的家庭背景,有高人一等的起点。”

“但不代表着他们就一定厉害!”

“陈观你有自己的优点,比如勤奋,质朴,敢吃苦!”

“在这个处处充满诱惑的世界里,我们只有坚持本真,才能堂堂正正的屹立在社会中,而不是为了炫耀啊,攀比什么的,刻意追求物质。”

看着裴罗敷一本正经的样子,陈观十分无语的摸了摸鼻子,怎么感觉女人都喜欢说教呢?

“我没攀比啊,还有,之前的我不知道这手机这么贵,只是单纯的感觉很不错而已。再说了,这手机拿出去也没法攀比啊,因为一些人根本不知道这牌子,若想攀比的话。”说到这里,陈观顿了顿,笑道:“至少买个苹果六吧?罗敷姐,你说对不对?”

“既然都知道这么贵了,你也不能继续买啊,是不是我的缘故?让你不好开口?姐又不是外人,若真是这样的话,咱现在就退去,对方既然都认识,想必应该能退的。”

“再说了,拿了这些钱平常时候给自己多补补身体也好啊……”

“我不差这几个钱。”陈观翻了个白眼,说道:“走吧,罗敷姐不是想请我吃饭吗?那我可得好好搓你一顿。”

“你这孩子……”

裴罗敷暗中叹息,知道自己是说不过对方的,只好道:“以后可不准你这样了,对了,我带你去个餐馆,味道好,而且挺实惠的,个人感觉不错。”

因为本着能省就省的原则,去那餐馆时,是坐的公交车,车上人挺多的,已经没了座位,俩人只好站在车厢之中。

裴罗敷这精致的脸蛋本身就是妖孽级别的,所以引来一片汉子们偷看。

陈观站在裴罗敷的后面,那前方一片淡香缭绕,不知不觉中,就起了一点点的反应。

不知为何,裴罗敷身上的某种气味犹如毒药般,对于陈观来说,就是一种致命的毒药,总是把持不住自己,身体上起了某种反应。陈观可以肯定,这绝不是裴罗敷美色缭人的诱惑而引起的,肯定是她身上有什么秘密,不然的话,这种旖旎的微妙之处总会见缝插针般的动摇自己的道心。

当然了,除去这内在原因,其他人也有了类似于陈观的某些体征,有女朋友的,知道羞耻心的,就转过脸去,然后掩盖住尴尬之处。

这个时候,那公交车冷不丁的停了下来,一道惯性蓦然袭来,大家都向前一扑差点摔倒,而裴罗敷本身就紧紧的靠在旁边的座位上,另一手抓着上面的安全杠,所以情况好一些。

这其中有意思的是裴罗敷靠着座位的那位妹子,大概是感觉到自己的容颜与裴罗敷相比实在是有些相形见绌,自己内心中不免生出一些嫉妒感,所以一直看向窗户外。

而对于陈观来说,他和裴罗敷的站位距离本来就短,再加上这道惯性来的如此突然,陈观的身体骤然向前微微一靠直接撞到裴罗敷的身体……

“什么东西啊?”

裴罗敷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下意识往后一推,好像碰到了什么,回头一看,那手如同触电般,赶紧缩了回来,脸色也瞬间变得火彤彤一片。

虽然以前在学校里学习过解刨什么的,但好歹也是死人的尸体,可以说,对方是无意识特殊物质,和个玩偶差不多性质。

但如今不一样啊。

陈观可是有思想的……

裴罗敷感觉有些羞耻,小心脏蓦地扑通扑通跳了几下。

陈观也感觉略显尴尬,只是不知从如何说起。

“罗敷姐,那个不好意思!”

“啊?没事没事,我明白,我没误会,男生在车上都这样,很正常嘛,属于医学范畴,下意识中的行为。”

裴罗敷赶紧说道,尽管脸色羞红,但还是佯装出一幅开朗的模样,只是这语速有些过于快了,暴露出此刻她内心中的那些紧张感。

当然了,公交车上也有青年见惯性之机有了一些坏主意,当他缓缓的来到裴罗敷的身边,准备也来个不小心。

陈观自然看出对方的邪恶动机来了,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一些冷笑。

汽车到站,惯性终于等到了,而裴罗敷也准备在这个地方下车。那怀揣着坏主意的青年正准备来个东施效颦,邯郸学步之际,只感觉脚下似乎被人绊了一脚,噗通一声摔倒了一边。

只可惜,连裴罗敷的衣角都没挂着一分,众人向这边望来,眼中鄙夷之色闪烁,而陈观故作无事般的从他身边走过,和裴罗敷一起下了车。

在这去那餐馆的道路上,俩人很有默契的没提刚才在车上的那些尴尬事。

陈观在想的是自己为什么会被裴罗敷身上的气息所吸引而导致这般变化,若说男女之情的话,也无可厚非,毕竟他也是个男人,被对方这种外姿之美所吸引,本就是一种自然尘法伦理之道。

其实在今天上午就已经出现这种征兆,当时陈观没有多想,以为是单纯的内欲发于表,今儿中午就感到有些不妙处了。

想了想,以前可没这种毛病,陈观十分确定,裴罗敷身上那独特而无形的气息只对自己产生某种内在特殊联系,若真是如此的话,恐怕与自己所练的功法有关系了。

这太尚门的至高功法《黄庭道行探》十分奇妙,论阴阳属于烈阳之刚,其实这功法的作用在于明境界走探道知天理,是内在功法,并非外功,毫无招式可言。

既然练了这道功法,那自己身体中自然携带了烈阳之刚,那么就会对柔阴女子,产生异性相吸的作用。

如此看来,这裴罗敷属于柔阴女子了?

柔阴并非体质,也非体脉,甚至是气息上都无法察觉。

人本身就是一种很独特的生物体,头脑自身贯通自如,上至天道大法,下达炼狱魂界,中站大凡之途。

千百年来,无数的修士追求的是那可上至九玄天的大天道,当然也有歪门邪道修行那鬼魔炼狱魂道,当然了,更多的人生老病死,无灵体修道,他们守护着这片大凡尘。

修道是修的自身,修的外界,修的是自然与自身融为一体之道。可以说,人的本身就是一道永远无法解开的谜底。

对于裴罗敷来说,尽管心中对陈观没有那种情,但还是下意识中与他挺亲近的。

刚才在汽车上忽然碰到时,小心脏莫名的砰砰跳了两下,整个人的心理感觉有些微妙起来,本身她是以陈观的姐姐自称的,所以没把这种不由的好当回事,自然而然的压在心里的最深处。

走走转转,十五分钟后,裴罗敷就带着陈观来到一个名叫聚富隆的餐馆前。看到那张霓虹灯式的招牌,裴罗敷眼前一亮,惊呼一声:“没想到这餐馆竟然还在呢!”

看到陈观不解的表情,裴罗敷便笑了笑,解释道:“以前我家就住在这一块,那时候家里挺拮据的,虽然爷爷和父亲都是医生,但遇到家庭条件的不好的,就免费给人看病,不收报酬。”

“有一次放学路过这个餐馆,从里面飘来很香很香的味道,是那种糖醋鲤鱼的味道,我就停下使劲的闻,可是越闻越香,越闻越想吃,我知道家里的情况,因为不是本地人,租房而住的,再加上供我学习已经没多少余存,所以肯定不会来这种餐馆吃饭。”

“后来,我就闭上呼吸赶紧跑了。”

“再后来,考上大学的那一年,临走时终于了却了小时候的心愿,我们一家四口人,我爸妈,我,爷爷,来到这个餐馆好好的吃了一顿,那时候感觉心里美美的,没有什么比之更幸福的事情了。”

“爷爷走后,爸妈就搬回了老家居住,只剩下我继承爷爷在东海大学医务室的活生。”

“呼!”

裴罗敷深深呼了一口气,摊了一下手,继续说道:“已经有六年了呢,早些时候就想来看一看,可总觉得一个人来没那种感觉,今儿你有口福了,这里的鱼还是不错的。”

说完,她便笑了笑,已经收拾好那物是人非事事休的心情,十分愉悦的进了这餐馆中。

这餐馆历经六年之久,变化还是挺大的。

裴罗敷选了一个小包间,毕竟就自己和陈观俩人嘛,所以没必要太铺张浪费。

今儿请陈观吃饭也不过是因为担心今天上午的事情,刘林那番话略显重了一些,可能会导致陈观自尊心受伤,然后辞职而去。

现如今看来,陈观的心理也没有受到什么负面影响,裴罗敷才微微放下心来。

点了一条鱼和两三个青菜,再加一个小汤。

只可惜的是鱼没有那时候的味道了,裴罗敷总感觉缺少点什么,想了想,问向陈观,道:“要不要来点酒?你今天下午应该没课吧?今天下午我暂时没事!”

“没问题。”

陈观笑了笑,点了下头。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