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逆天神妃:天才二小姐》安晴儿凤萧笙_安晴儿凤萧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逆天神妃:天才二小姐

《逆天神妃:天才二小姐》精彩片段

第4章

“凤家的傻子?你还没死?!”

“小姐,我们把她塞进麻袋里时,我明明已经探过气息,确实没气儿了……”

跟在女子身后的侍卫奇怪道:“不会是诈尸了吧?”

“我管她是不是诈尸!”

安晴儿上前,指着凤挽歌冷笑道:“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找死,就算是诈尸,那我就再杀你一次!!”

说着,手成爪,指尖凝着冰针闪着寒光,朝着凤挽歌的头便拍下去。

在众人的惊诧目光中,这一爪被凤挽歌抬手干脆利落挡了下来。

安晴儿一脸震惊看着自己被轻松挡下来的杀招,瞳孔猛缩。

凤挽歌缓缓抬眼,眼底是千里冰封——就是这个女人杀了原主,竟然因为一件裙子就杀了一个孩子,何其狠毒!

你既然下了毒手,就别怪我!

“杀我?你还没那本事!”

瞬间,凤挽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抬脚反身,一脚朝着安晴儿的脸踹了出去。

“砰!”

那张脸瞬间凹陷了下去,鼻血四溅!

霸道的内力径直将安晴儿踹飞出去,狠狠砸落在泥泞之中,甚至能清晰地听到她肋骨断裂的声音。

安晴儿一手捂着胸口,眸中对于刚才那一脚尽是惊骇与难以置信。

凤家那个没有气海的废物,一脚把她踹飞了!

只用了一脚!快得她甚至来不及反应?!

但随之而来在众人面前丢脸的羞恼与愤怒使得她眼中燃起熊熊的杀意,安晴儿捂着脸硬撑着爬起来,恨不得将凤挽歌生吞活剥般咬牙切齿道。

“我要杀了你!”

安晴儿疼得脸痛苦诡异地扭曲着,上妆的脂粉如同白面似的簌簌往下落,她满脸的血污和泥浆。

被羞辱的感觉让她气得身子都在发抖,发疯一般冲着一旁的侍从咆哮:“还愣着干什么!杀了她!”

外面的动静引得北宸从洞穴内出来,他目光落在瘦削的凤挽歌身上,抬手拦住了身后想要去拦架的侍从——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个有趣的小丫头有多大的本事。

几个壮硕的侍从将娇小的凤挽歌团团包围,扑了上去要将她钳制住,只是靠近的瞬间,他们就被一股热浪弹开了!

包围圈中,凤挽歌指尖凝结火球,瞬间!周围都陷入恐怖的高温,就连空气都跟着扭曲了。

火焰腾空化作火龙,将那几个侍卫全部吞噬,在如地狱般的哀嚎声中,尽数化为灰烬。

好恐怖的火系灵力!

看客看得瞠目结舌,不明为何昔日那个废物凤家小姐能秒杀那么多灵阶不低的侍从!

而且是一瞬间!

看着自家侍卫被杀,安晴儿后脊背一阵发寒,吞咽了一下口水,有些后怕地后退,可是双腿一软,就跌倒在了地上,她看着步步逼近的凤挽歌。

“你不是个废……你……想干什么?!”

废物一词,此刻如鲠在喉,那种恐惧从内心最深处迸发,她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干什么?”

凤挽歌哂笑着,眼中却没有一点笑意:“你说呢?”

召出凤绫,白绸化剑,凤挽歌执剑紧逼而上,抵着她的胸口。

安晴儿退无可退,唇色煞白,额头上尽是细汗,硬着头皮道:“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是安家的小姐!我爹是宰相,你若是动我——”

看着凤挽歌那淡漠的眼神,她连威胁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只剩下本能地求饶。

“别杀我!别杀我……”

“放心,我不杀你。”

凤挽歌收回剑,森然一笑,从怀中摸出了一颗细小的药丸:“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你要干什么!”

安晴儿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盯着凤挽歌手中的药丸,猛地抬手想要捂嘴。

但是已经晚了。

凤挽歌抢先一步掐住她双颊撬开她的嘴,将药丸塞了进去。

凤挽歌松手,安晴儿猛地跌跪在地上。

她疯癫一般掐着脖子,伸手就往喉咙里抠,想要把药丸吐出来,可惜只呕出了一些甘水,她倒反被呛得几近岔气。

“你给我吃了什么?呕——咳咳!”

“毒药。”凤绫变回绸带缠在腕间,凤挽歌并不避讳,捻了捻指尖,声音冷淡:“会让你容颜尽毁,大小便失控,肌肉萎缩,偏瘫痴傻的毒药。”

“贱人,你太恶毒——你不得好死!”

毒药的快速发作让安晴儿倒在地上开始口吐白沫,浑身的瘙痒让她狠狠地抓着自己的脸,直到满是血痕,她带着绝望与不甘,死死盯着凤挽歌诅咒道。

“十月之后,等你的肌肉由内到外都烂光你就死了,放心,我会好好活着的,可惜你看不到了。”

凤挽歌不去看蜷缩在地上的一团的女子,矮小的身子从安晴儿身上跨过。

正此时,一个匆忙赶来的男子看到了地上的安晴儿,忙冲了上去。

“晴儿!”

可惜现在的安晴儿已经嘴歪眼斜,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蜷缩如鸡爪的手,颤抖着,指向凤挽歌。

“是那个废物害得你?!”

男人眉眼与安晴儿有几分相似,勃然大怒呵斥道:“凤挽歌!你敢害我妹妹,我让你偿命!”

凤挽歌闻声转身打量着他,在记忆之中搜索到了此人——安思律,安晴儿的哥哥。

脑中浮现的名字使得凤挽歌突兀一笑,笑声讥讽,心道:这名字还真不错,这家伙确实长了一张驴脸。

笑毕,凤挽歌冷眼望着他,蔑视道:“就你也配?”

既然非要撞上她的枪口,那她就奉陪到底!

碍手碍脚的衣裙已经被凤挽歌割去了多余的袖摆扎了起来,一袭劲装的她站得笔直如同一把利剑。

诡异的感觉在众人弥漫,就连安思律都有一阵恍惚。

是错觉嘛?

为什么站在那里的凤挽歌周身有一股危险的气息,还带着凌驾于人的威压与冷傲?叫人莫名敬畏。

不,一定是幻觉!

安思律晃了晃脑袋,立马否定了这个念头,这可是月城人尽皆知的废物!

凤挽歌的嘲讽四下响起低低得哄笑声,安思律恼怒至极脸色铁青,手一招凭空凝结了一把冰棱为剑,扑杀过来。

嘴角笑意冰冷,凤挽歌目光带着盛气凌人的鄙夷,手腕微动。

“凤绫!”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