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朱棣朱瞻基)大明:朕让你监国,大明全疯了?_大明:朕让你监国,大明全疯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名:大明:朕让你监国,大明全疯了?

主角:朱棣朱瞻基

大明:朕让你监国,大明全疯了?

《大明:朕让你监国,大明全疯了?》在线阅读

第四十七章:朱高燧:大侄子,你没想到吧?我又回来啦!!!

  “太孙,另外还有一件事末将需要向你禀报!”

  离开了刺杀现场,张懋跟在朱瞻基身后。

  两人相距不足半米,这个距离是个既能保持好尊卑的距离。

  朱瞻基遇到危险时,他也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什么事?”

  张懋话落,朱瞻基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

  “是赵王殿下,锦衣卫传来消息,说是皇上觉得最近应天有些乱,然后就命令赵王殿下回应天来看看!”

  “我三叔要回应天了?”朱瞻基有些意外。

  张懋点头:“是,这些都是今天刚传回来的消息,想必赵王殿下此刻已经在回应天的路上了!”

  说完,他又有些迟疑的补充了一句道:“只是这消息有些古怪,皇上让赵王殿下回应天看看,但是却又说了应天最近不太平,为了赵王殿下安全,只让赵王待在家里看!”

  “这有什么古怪的,关禁闭呗!”

  听到张懋的话,朱瞻基撇撇嘴说了一句。

  但是随即,他脸上就有些郁闷起来。

  自家这位三叔被赶回应天,还关了禁闭,他自然清楚原因。

  毕竟这件事背后就是他一手导演的。

  只是原本他的目标应该是汉王朱高煦才是。

  毕竟靖难背后的人,他没记错的话,就是自家这位二叔。

  但是事情的结果显然没有按照他的预期去走,阴差阳错的居然把这位三叔弄了回来。

  不过他仔细想想,又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自家这位皇爷爷真的要惩罚赵王朱高燧,最好的办法应该是立即让其直接去就番,而不是什么赶回应天,玩什么关禁闭的把戏,搞得花里胡哨的。

  朱瞻基觉得这里面未必没有真的让朱高燧回来看一看的意思在里面。

  毕竟这些日子他干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其实也并不少。

  特别是抄家纪纲,还有掌控锦衣卫这两件事。

  虽然前者证据确凿,后者也是朱棣开了口的。

  但是朱瞻基不觉得,这位皇爷爷就这么放心的让他掌握着锦衣卫。

  不然这个时候也不会是把朱高燧这个原本就是节制锦衣卫的赵王赶回来了。

  这位皇爷爷耍人的本事,朱瞻基可是从小就跟在自家傻爹身后,耳濡目染下对这些明白的很。

  想到这,朱瞻基就对张懋道:“这件事你先盯着,等我三叔快到应天的时候,你提前通知我一下,到时候我好去迎接一下,毕竟我这个当侄子的,叔叔回家了,怎么也得欢迎一下才是!”

  张懋没多想,就点了点头。

  朱瞻基见他这样子,想了想又叮嘱道:“另外的话就是你最近在锦衣卫办事的时候,收敛一些!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别到时候被我三叔找到了空子,小心有你的苦头吃!”

  张懋知道朱瞻基这是在提醒自己,闻言神色也严肃了些道:“太孙放心,末将定然不会让赵王殿下抓住把柄!”

  朱瞻基看他晓得其中的利害,就笑笑道:“也不用太紧张,我三叔吧,其实也就能打打小报告了,不用太放在心上,你只需记住一句话就成!”

  朱瞻基说着,拍了拍张懋的肩膀,笑道:“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其他的,我会给你顶着!”

  说完,朱瞻基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话语一转问道:“对了,最近有沈文度的消息吗?”

  沈文度几天前就被朱瞻基安排放出了诏狱。

  临走时,朱瞻基还送了这货不少新盐。

  算算时间,离他给的十天期限都差不多快过半了。

  这几天朱瞻基挺忙的,倒是没怎么关注过,不过沈文度身边有锦衣卫的人,朱瞻基想要了解沈文度的情况其实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

  张懋知道朱瞻基很看中沈文度这边的事情,平时对于这些事情也是关注的很,闻言不假思索就道:

  “回太孙殿下,沈文度三日前已经到了浙江,沿途一共在十二个地方做过停留,其间分别会见了四百零一位江南富商,其中达到太孙殿下要求的富商共计一百七十三位!”

  张懋说完,朱瞻基微微一愣,有些惊奇道:“我没记错的话,他三日前到的浙江,也就是说他出诏狱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找到了这么多人?大明的富商这么多了?”

  也不怪朱瞻基惊讶,虽然他安排沈文度去办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是看重了沈文度的人脉。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作为富商里面数一数二的沈文度,肯定会认识不少富商。

  但是这年头可不是后世,后世聚个会,发个微信什么的,立马就能聚。

  然而这年头又没微信什么的,出门全靠走,通讯全靠吼,

  沈文度依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聚集这么多富商,自然让他有些惊讶。

  看到朱瞻基有些惊讶,张懋倒是淡定,道:“太孙殿下可还记得您给他的那块锦衣卫百户令牌?”

  “嗯,自然记得!”朱瞻基点点头,有些好奇道:“这令牌怎么了?”

  “原本太孙殿下给他令牌是为了方便他面见太孙,只是这沈文度得了令牌后,前脚刚出诏狱,就立即安派了一个手下,拿着这块令牌走在他的前面,每到一地,沈文度本人未到,这个拿着令牌的手下却已经找到此地名声最大的富商,以至于他每到一地,此地的富商便会早早的出城四五里夹道相迎!”

  张懋说着沈文度利用锦衣卫百户令牌,脸上表情有些难看。

  毕竟这东西一言一行都代表的是锦衣卫。

  沈文度的做法,无疑就是再给锦衣卫抹黑。

  朱瞻基听到张懋的话,倒是眼睛亮了下。

  他可不在乎沈文度去怎么做,他在意的只是结果。

  虽然沈文度有取巧,借用锦衣卫名声狐假虎威的嫌疑,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这办法好啊!

  如果让沈文度一个一个的去游说,朱瞻基估计累死沈文度,沈文度也未必能在十天内完成任务。

  毕竟一百位身家在一百万两白银以上的富商,想要说服这么多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些人哪怕就算是给沈文度面子,但是想要一下子就让这些人聚在一起,那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不错,奸商,奸商,无奸不商,这法子虽然赖皮了一些,不过我喜欢!”朱瞻基笑着夸赞了一句,然后问道:

  “能知道现在有多少得到消息的富商动身来应天了吗?”

  听到朱瞻基夸赞沈文度,张懋有些无语。

  在他看来,如果都像沈文度这么办事的话。

  他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做的更好。

  不过听到朱瞻基问,他还是老老实实道:“已经有三十七人进了应天城,在路上的也大概有七八十人,其中还有一百多人犹豫不决,剩下的大概是不会来的。”

  朱瞻基点点头,对这个结果倒是很满意了,就道:“成,这件事你这边也多配合一下沈文度,另外进了应天的富商,你这边也看着点,免的出了什么问题!”

  张懋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闻言也立即点头应了一声道:“末将领命!”

  “这样,你安排个人去把户部尚书夏原吉请到太子府,等会儿诏狱我就不去了,今天抓到的人先关着,一切规矩按诏狱的办。”

  朱瞻基想了想道。

  沈文度办事给力,让朱瞻基心情不错。

  靖难余孽遗孤什么的,对比新盐的事情,也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对付这些人,朱瞻基也纯属是对传国玉玺比较好奇而已。

  毕竟如果把这玩意儿拿回来,肯定能在自家那位皇爷爷面前换不少好处。

  但是这件事放到搞钱的这件事情面前来说,就显得有些不值一提了。

  ………

  应天城西大概三十多里,这里有一处盐山。

  原本这种盐山对于朝廷来说,完全就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

  毕竟靠近盐山的地方也种不出粮食,就算是想卖给别人,别人也不会去买。

  不过自从几天前,这里就突然出现了一些变化,大量的盐石被户部安排的炉户集中起来,运进了盐山旁边一个个临时搭建的屋子里,

  等到再出来时,就变成了一个个密封严实的袋子。

  没人知道这些盐石经历了什么,也没人敢去打听。

  “这是第几批了?”

  户部应天的盐仓外,夏原吉看着再次被搬进盐仓的新盐,一张满是疲惫的老脸上洋溢着笑容。

  “回大人,已经是今天的第三十七批了,现在户部盐仓十之八九已经全部装满!”

  站在夏原吉旁边的是户部的左侍郎李文郁,和右侍郎一般,属于户部的二把手。

  但李文郁却是属于太子一党,新盐的事情这才被夏原吉交给了李文郁,

  除了新盐制作过程,夏原吉倒是没对他有什么隐瞒。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位户部的左侍郎,堂堂的三品大员得知这件事后也就有多震惊。

  原本夏原吉让他负责一种新盐的制作时,其实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主要是他还听说了这新盐貌似是监国太孙弄出来的。

  他自然不会抱什么希望,更别说这位皇太孙居然还想拿毒盐制盐!

  众所周知,毒盐虽然是盐,但是是不能吃的!

  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知道,这位皇太孙还想制盐?

  这不是开玩笑吗?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夏原吉这位户部尚书还十分支持!

  而接下来等到新盐制作出来后,才是真正让他吃惊的地方。

  原本颜色泛黄或者泛红的毒盐,经过一系列的加工后,居然变成了宛如雪花一般的食盐。

  不仅没了剧毒,而且这些新盐即使相比以前最上等的食盐也是犹有过之。

  颗粒更加细腻不说,味道也十分纯粹,没有了以前食盐那种苦涩味,就连卖相都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而且相比以前的普通食盐,这些盐的成本并不会太高,可以说是几乎一般无二。

  李文郁几乎已经能够想到,等到这批新盐卖出去后,究竟能给户部带来多么巨大的收益。

  毫不客气的说,哪怕以后皇上每年都出去打几仗,只要控制好战争的规模,靠着这些新盐,户部也绝对都是能担待的起的。

  想到这些,李文郁脸上就露出几分感慨道:“大人,下官到现在都还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这法子也辛亏是太孙殿下想到的,要是换成了那些贩卖私盐的盐商,对朝廷来说简直不敢想象!”

  夏原吉闻言点了点头,倒是很认同他的话。

  盐铁本就是暴利,如果新盐换做是贩卖私盐的盐商想到的。

  对于朝廷来说绝对不是个小问题。

  且不说首先对于盐税的影响,如果有心怀不轨之人加以利用,必然能够借此积攒大量钱财。

  到时候对于朝廷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不过万事没有如果!

  这新盐就是被太孙想到的,这就是天命!

  “新盐的事情还需要加紧,缺人手就从其他地方的炉户里面抽取,盐仓不够了,就建新仓,各地方上的新盐盐场之事,也要开始进行准备,务必在明年之前,彻底以新盐取代所有旧盐!”

  夏原吉直接给李文郁下达了命令。

  李文郁知道事情重要性,不假思索的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与此同时。

  应天城西边的官道上,打扮成了一位难民的朱高燧,眼睛眯眯的打量着眼前一车一车拉着麻袋的马车。

  他身边还跟着七八个同样差不多打扮的“难民”。

  宛如一伙逃难而来的一般。

  朱高燧脸上却带着几分嘚瑟,一边数着马车,一边对几个“难民”笑道:“看看吧,我这个大侄子啊,就是天真,他估计这阵子才得到我要回应天的消息吧?绝对想不到他得到消息的时候我却已经回了应天了”

  他身边这些难民,都是他的亲兵,也是最值得信任的手下。

  朱高燧还是挺在乎自己小命的,所以哪怕是伪装,身边也是带着好几个亲兵。

  嘚瑟完了,朱高燧也没忘记正事问道:“锦衣卫那边的人怎么样了?我们脱离队伍率先返回的消息没有被这些人察觉吧?”

  “殿下放心吧,锦衣卫的人,我们都知根知底,不会出错的!”

  “哈哈!”

  朱高燧闻言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又吩咐道:

  “你们等会儿再派个人回去通知一下,让他们把队伍再放慢些,皇上说是让我回应天看看,那咱们也要看出个所以然来不是?不然我都不好回去交差了!”

  “是,殿下!”

  “还有,李四古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殿下恕罪,李四古的事情还在查,现在诏狱都是太孙的人,我们得不到半点消息。”

  “不急,慢慢来,我那大侄子在明,我们在暗,稳妥为上!”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