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温韶晴李景睿)医女有毒:拐个王爷祸江山_温韶晴李景睿热门小说

书名:医女有毒:拐个王爷祸江山

医女有毒:拐个王爷祸江山

《医女有毒:拐个王爷祸江山》精彩片段

第15章 得进书房

上一世,李元康为了五子夺嫡做准备,暗自想要培养一支精锐为他所用,这其中的花销不少,他便把主意打在了西江堤坝上,指使手下人贪污银两。

只可惜皇上最后没有查出来,只得再拨库银将堤坝修成了。

温韶晴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正巧在她重生之后碰上,只不过今日西江之事和当初发生了不同的变化,负责调查的人竟然从她父亲一个人多加了一个李景睿。

李景睿是怎么争取调查此事的资格的?他想对付李元康了吗?可他们上一世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在李元康登基的时候,李景睿也是赞成的啊。

她百思不得其解,揉着手帕没有说话。

温棣正在为西江担忧,喝了几口茶就匆匆离开去了书房,对刚接进府的温韶晴也没有过多言语,只是嘱咐她安心在府里住下,有什么缺的跟他说。

温韶晴自知她未能得到温棣的欢心,也没有急于一时,倒是宝绿看出温棣态度冷淡,一时担忧不已。

回院子的路上,宝绿忍不住道:“大小姐,你不要伤心,以后有的是机会和丞相大人亲近,大人公务繁忙,一时顾不上和你多说什么,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我没放心上。”温韶晴顾不得跟她说这些,在小路上左右看了看,把她拉到了更偏僻的假山后面。

她掏出干净的手帕,塞进宝绿的怀里,“你先回院子,用这个包几块糕点过来找我,快去。”

“小姐这是想要做什么?你不回院子吗?”宝绿有些摸不着头脑,更觉得眼前的这个大小姐怪怪的,不像府中人说的那样憨傻又没见过世面。

温韶晴没有解释,只是一味道:“你快去快回,若是碰到了晚香和其他下人,你就说我去二妹妹那里玩了,让你过来拿东西。”

“奴婢明白了。”宝绿察觉到她不是在无缘无故跟自己玩笑,当下转身快步朝院子的方向走去了。

不过多时,她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果真还带着几块糕点。

温韶晴掀开手帕,看了看里面香甜的桂花糕,拉着她的手道:“走吧,带我去父亲的书房。”

她对这府中的每个院子都了如指掌,只是如今她刚回府,对这里的一切都得是一无所知的样子,不能轻易暴露了。

“小姐……你让奴婢带你去书房做什么?大人在书房的时候,一向是不许任何人进去的,就连大夫人进去也要小厮通报了才行。”宝绿吓了一跳,惊疑不定的看着她。

温韶晴叹了一口气,怅然道:“我还有很多话想和父亲说,我离府那么多年,日日都想念母亲和父亲,现在母亲不在了,我就只有父亲一个亲人,宝绿你带我过去好不好?就算见不到父亲,我也要试一试啊。”

宝绿自小跟在苏姨娘身边多年,虽比温韶晴大了六岁,却也是真心爱护她,因着苏姨娘也要爱屋及乌的。

眼下听到温韶晴这么可怜巴巴的提起苏姨娘,她的心也跟着软了。

“既然如此,那奴婢带着小姐过去就是了,只是二小姐和三小姐也去过书房,每回都被大人的手下拦了下来,这一次你过去,兴许也是见不到大人的。”宝绿一边说,一边引着她往书房走过去。

温韶晴认真听着,点头道:“我知道了,只求尽力一试,若是不行,我定会乖乖回来的。”

两人沿着小路来到书房,一路上并未遇到多少人。

书房门口的两个小厮将她们拦下来,“大小姐,这里是书房重地,丞相大人吩咐过,不许任何人进来。”

“劳烦帮我通报一声,我有要紧事要见父亲,多谢了。”温韶晴并未因为他们的阻拦失望,反而笃定的望着书房门,好似知道一定能进去一样。

两个小厮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推门进去通报。

不过多时,他一脸惊讶的走出来,“大小姐,大人让你一个人进去。”

“太好了!”

温韶晴抱紧了怀里的手帕,抬腿进了书房,留下宝绿愣在原地,一脸的不可思议。

书房里有一股清凉提神的薄荷味,墙上挂满了名家的字画,而温棣笔挺的坐在檀木桌前,正拿着狼毫不停的书写着什么。

温韶晴脚步轻轻的进去,声音小如蚊呐:“父亲。”

“你来这里有何事?你可知道书房是不许你们进来的?”温棣背对着她,将狼毫放在了砚台上。

温韶晴走到他身边,将手帕放在了桌上。

黄盈盈的桂花糕登时露出了几块,散发着香甜的味道,几欲将薄荷掩盖。

温棣素来不喜甜食,闻到桂花糕的香味掩盖了薄荷,脸色有些不好,“你拿这个进来做什么?”

听到这话,温韶晴也不怕他不喜,瞪大了眼睛,像看宝贝一样盯着桂花糕瞧。

“父亲,这可是桂花糕!在乡下的时候,不知多少草药才能换来一块,若不是过年,我都是吃不到的,昨日大夫人院里的嬷嬷特意拿给我的,我只吃了两块,剩下的都给您拿来了,您快吃吧!”

温棣愣了神,看着她献宝一样的笑容,心里五味杂陈。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他的女儿在乡下过得很是清苦,连他日日都能吃到的桂花糕都视作不可多得的山珍海味。

温棣的胸口有些发烫,将桂花糕仔细包好,温声道:“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以后你若是想吃这些甜点,为父天天让小厨房给你送去,你不必藏着不舍得吃。”

“我天天都能吃得着?不用拿草药换吗?”温韶晴欣喜的睁大了眸子,露出了天真烂漫的笑。

温棣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她的一头黑发,“不用,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父亲待我真好,石婆子这么多年都告诉女儿,说您把女儿早就忘了,如今能和父亲相聚,我……”温韶晴说到这里,便开始哽咽了起来。

温棣终是不忍看她哭泣,站起来拍拍她的肩膀,“不哭了,为父没有忘了你,以后在府里,你和为父见面的时候还多着呢。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