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白缨刘思言)全本阅读_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

白缨作者 著

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

《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在线阅读

第4章 哑炮爷?

随即,洛白缨瞪大了双眼,整理东西的小手也不安分的来回摆动,“就是那个一上任就一直在神话坛上的钻石王老五?”

传闻,这个年轻总裁年仅二十七,却已经是享誉国际的知名人物了。

十六岁时接手S.D集团旗下资质平平的子公司,仅用三个月的时间便让公司名声高起,同时拿下了丹麦某国际公司在国内的唯一代理权,并借着这个代理权拿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新订单。

二十一岁从德国学成归来时,S.D公司正面临大危机,他兵行险招,也因这一次让所有人都肯定了他的能力,夺下多个黄金项目!

接下来的六年间,自创新品牌,并发展得如火如荼。

样貌极佳,私生活干净,多年来从未传出过任何花边新闻,已然成为了全民老公。

关键是,这样一个满足所有怀春少女幻想的男人,到现在还单身,能不让梦想成为灰姑娘的小姐姐们心存幻想吗?

洛白缨瞪着一双花痴的星星眼,跟在一堆小姐姐们后面,偷偷摸摸的探着脑袋朝着休息室里面瞧,俨然一副合格小迷妹的样子。

可目光触及到男人侧脸的瞬间,她没忍住“卧槽”了一声出来。

这声响惊动了贵宾休息室内的几人,坐在中间的男人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得体的剪裁衬得他身形完美,黑发一丝不苟的梳上去,精致的五官配着那双冷冽到不像话的眼神,透着强大的生人勿进的气场。

眸光所至之处,无不令人窒息,却又偏偏让人移不开眼。

那双黑瞳像个旋涡,沉静如海,却又带着魔力,将人吸了进去,再难逃出。

——除了洛白缨的!

她迅速猫着腰,用文件夹挡住侧脸,蹑手蹑脚的贴着墙壁远离了女生花痴现场。

只因为休息室里坐着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夜和她“一夜**”的那个哑炮爷!

这世界未免巧妙的有些太玄幻了吧?

抱着文件和设计图纸站在电梯门口的洛白缨挠头。

完美和谐的夫妻生活可占着夫妻生活质量里很重的一环,为避免万千美少女小姐姐飞蛾扑火,失望而归,她这个产品体验者有责任将真相告知大家。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洛白缨下意识的抬头向里面望去,却在看清内中人员后身子猛地一怔,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挂上笑脸冲着电梯内的人打招呼:“沈……沈总好啊。”

男人的目光仅是在她脸上顿了两秒,便冷冷的移开了。

被无视的尴尬让洛白缨挠了挠头,随后对着电梯内的另一人打招呼道:“靳南哥哥,好巧啊。”

“进来吧。”宋靳南微微一笑,按住了即将合上的电梯门。

洛白缨的身子缩了缩,觉得自己浑身的细胞都在抗拒于沈蓦同乘一部电梯,表情僵硬的站在原地半晌不想动弹,“不了,我想等缇娜一起上去。”

“缇娜已经提前到会议室了。”宋靳南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带着温润的笑意:“进来吧。”

见她不动,沈蓦的那张冰块脸也看了过来,目光冷冽若霜,看得洛白缨的小身板忍不住一个激灵,她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干笑了两声,走进电梯。

最差不过一死嘛!

想到这里,洛白缨的小身子向着宋靳南那边靠得近了些,打着哈哈:“靳南哥哥,你在临市的项目还算顺利吗,总觉得好像好久都没看见你了。”

这小女儿撒娇般的语气陪着她微微鼓起的腮帮子,娇憨得可爱。

宋靳南失声一笑,抬手揉了揉洛白缨的小脑袋,温润的眉目间尽带着温柔的暖意,“很顺利,才去了五天就想我了?”

“可不是嘛……”洛白缨语气有点失落,“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电梯内的空气,骤然冷了几个度。

洛白缨悄咪咪的向着沈蓦那边瞧了一眼,正巧对上了一双含带着薄怒的冷眸。

惊悚,实在是太惊悚了!

小身体猛地一个激灵,洛白缨情不自禁的将身子再向宋靳南那边挪了两步。

对着这张自造冷气的冰块脸,洛白缨不知怎么脑海中竟回想起他半裹着浴巾,水珠顺着他肌肉纹理一路下滑,一直到浴巾与肌肤的交汇处消失无踪的香艳画面。

最要命的是,不慎跌倒之后模模糊糊瞥见的那些不该看的东西,要了命的在脑袋里转个不停!

脸颊迅速烧得通红,洛白缨匆忙移开目光,紧盯着自己的细嫩的手指头,心跳如鼓。

电梯停在了十七层,宋靳南笑吟吟的再一呼噜洛白缨的头发,道:“我去拿文件,你先去会议室,至于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我随时有时间听。”

说着,一边与沈蓦打了声招呼,一边出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狭小的空间内,就只剩下了洛白缨和沈蓦两人。

气氛说不出的诡异和尴尬。

洛白缨小心翼翼的按下楼层,身边的冷器制造机向她这边移了两分,她上扬嘴角,向沈蓦挤出一个笑来:“沈总您放心,昨晚的事情我绝不会说出口的,您是个哑炮爷的秘密我会坚决烂在肚子里。”

“哑炮爷?”

脖颈上忽的一凉,洛白缨被吓了一跳,手里的设计图纸散落了一地,一回头便对上了沈蓦那双看不清情绪的深眸。

她已是站在了角落处,沈蓦只几个步子逼近,便让二人之间的距离近的有些暧昧。

今晨看到的画面又开始疯狂在脑中晃荡,洛白缨看着那张愈发逼近的俊颜,气儿都喘不匀了。

她眼珠子乱转,恨不能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哪有男人能忍受别人说自己不行的,她懊恼的闭上双眼,再睁开时配着突然扬起的笑颜,眸光星亮,“我,我口误,记错人了,沈总怎么可能是哑炮爷呢……”

“记错人了?”男人眸中怒意更重,长臂一揽便将面前的小女人拉进怀里,怒道:“看来洛小姐素日里经常带男人回家啊。”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