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苏念楚熠寒)父王,娘亲又浪迹天涯啦!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父王,娘亲又浪迹天涯啦!全本阅读

书名:父王,娘亲又浪迹天涯啦!

父王,娘亲又浪迹天涯啦!

《父王,娘亲又浪迹天涯啦!》精彩片段

第47章 柳扶风归京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柳扶风目瞪口呆的看着墨一。

  楚熠寒可是有洁癖的,他的屋子从来都收拾的一丝不苟,但眼下这场景,像是被打劫了一样,他没走错地方吧。

  柳扶风眼睛一转,看到了旁边站着的苏念,眼神一亮,柳扶风暗赞一声,好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这美人脸蛋身材都属上品,偏生气质清冷,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这小娘子两样都占了。

  柳扶风笑眯眯的看着苏念,正想上前说两句话,苏念却冲着他微微一笑。

  “你这眼睛生的真好。”

  苏念对着柳扶风笑了笑,柳扶风心下有些飘飘然,难不成这美人对他有意?

  他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当即回了苏念一个大大的笑脸。

  “抠下来泡药酒十分好。”苏念又阴恻恻的补了一句。想必这就是墨一嘴中的柳扶风吧,她本以为是个仙风道骨的老头,没想到是个骚包男。

  “你……”柳扶风摇着折扇的手一顿,脸色有些僵硬,原来这是个有毒的美人。

  苏念冷哼一声,视线撇了一眼床上的楚熠寒,带着红叶走了出去。

  她要回珞水院看小宝,柳扶风来了这里就更不需要她了。

  “这美人是谁啊?怎么本公子从来没见过?”柳扶风收了折扇,扇尾抵在鼻梁上,侧头看着墨一。

  “柳公子,那是王妃。”墨一无奈的说道。

  “什么?那是苏念?你不会骗我吧?”柳扶风跳脚,咋咋呼呼的看着墨一。

  三年前楚熠寒大婚的时候他见过苏念,这完全不是一个人好么?

  “真的是王妃。”墨一郑重的说道。

  “柳公子,快来看看王爷吧,他的蛊毒提前发作了,你之前留下的药也吃光了。”

  “提前发作了?我看看。”柳扶风收起了嬉笑,一脸严肃的走到床边,看到楚熠寒那张带着伤的脸,柳扶风哈哈大笑。

  “他这伤是自己打的么?”

  楚熠寒安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平稳,一点也不像是蛊毒发作的样子,那张平日里总板着的脸带着瘀伤和擦伤,大名鼎鼎的离王也有今日。

  “柳公子,您别笑了,王爷蛊毒真的发作了。”墨一严肃的道:“至于这脸上的伤,是王妃打的。”

  “所以你千万不要去招惹王妃。”

  柳扶风是诡医百里峰的关门弟子,他深得百里峰亲传,医术了得,但也有个缺点,就是喜欢美人。

  十年前楚熠寒外出救了受伤的柳扶风,自此后柳扶风就跟在楚熠寒身边。

  楚熠寒带兵打仗时,经常受伤中毒,但都被柳扶风治好了,偏生这蛊毒,连柳扶风都束手无策。

  三年前柳扶风离开离王府去寻找百里峰,希望百里峰能前来医治楚熠寒,但百里峰踪迹不定,喜爱游山玩水,将医术都传给柳扶风后便杳无音讯了。

  看样子,百里峰还是没有找到。

  “苏念打的?这倒是新奇。”柳扶风眼中泛着兴味,这个苏念倒是有点意思。

  “柳公子,这次王爷蛊毒发作十分奇怪,一开始王爷也发狂了,但跟王妃打了一架被王妃一掌打晕后就昏睡了。”墨一好奇的很,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这办法,但对王爷明明就没用啊。

  “打了一架?”柳扶风伸手探了楚熠寒的脉搏,脸上的神情有些高深莫测。

  视线扫过楚熠寒的脸,看着他嘴唇上沾染着一丝血迹,又回想刚才苏念唇上的伤口,柳扶风皱眉。

  师傅留下的那一株醉仙草全都做成药丸给楚熠寒压制蛊毒了,醉仙草是天下十大名草之一,能治百毒,也能压制阴蛊毒,百年难得一株。

  仅有的一株在百里峰的手中,被他用了,苏念不可能会有。

  三年来,他一边寻找能够解阴蛊毒的方法,一边寻找能够能够压制蛊毒的药材,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味能够代替醉仙草的药材,楚熠寒的蛊毒却这么容易就被压制了?

  苏念的血么?

  相传有一种药人,这药人自小便被人喂以各种奇药精心调养。

  万人中也难以出一个药人,药人之所以能够成为药人,体制首先异于常人,耐受程度也远远高于普通人,因而在吃了那么多奇药之后不仅能够好好的活着,他的血也成了救命的仙丹。

  但柳扶风有一个困惑,三年前他观苏念的面相,看出她中了毒,要是苏念是药人,那为何还会中毒?

  这不是,说不通么?

  “公子,怎么样了?”墨一道。

  “没事,墨一,你们家王爷这蛊毒暂时不会发作了。”柳扶风收回手,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

  “真的么?太好了,一定是王妃,王妃真是王爷的福星。”墨一大喜,不管王妃用了什么方法,王爷没事了就行。

  “别高兴的太早,等你们王爷醒了你就高兴不起来了。”柳扶风走到桌子边拎起茶壶想倒杯水,却不想那茶壶破了个洞,里面的水都流出去了。

  那苏念倒是一个彪悍的人,看这阵仗,再看楚熠寒脸上的伤,柳扶风一阵好笑,他对苏念真的好奇的很。

  来的路上听见百姓说离王妃的传闻他还不以为意,眼下真的是很有兴趣。

  “公子这话什么意思?”墨一皱眉。

  蛊毒被压制了,按照往常那样到了时间王爷就会清醒了,难道不是?

  柳扶风摇头,看着床上的楚熠寒神色有些古怪,那样子似乎是想笑又不忍着,看的墨一脑仁疼。

  罢了,他还是找人收拾一下这屋子吧,省得王爷醒后看到这一团乱的样子又要生气。

  日下西移,黄昏有些凉,小宝又穿了个锦缎马夹后坐在院子中吃糖葫芦,身下的小灰眼巴巴的看着。

  “小灰,你不能吃甜的,不然你的牙要掉光光了。”小宝大眼眨巴着看着小灰殷勤的样子,有些不忍心。

  “吱吱,不会疼的,我少吃点。”小灰撑着前爪,抬着小脑袋游说小宝。

  “那,给你吃一个吧,就吃一个。”小宝悄悄的看了一眼在厨房忙活的苏念。

  那边苏念正热火朝天的做饭,这两天小宝胃口不好,吃的少,瘦了一些,把苏念心疼的够呛。

  孩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平日里小宝的吃穿住都是苏念亲自打理的,尤其是饭菜,小宝特别喜欢吃苏念做的,因此苏念几乎是顿顿下厨。

  香味顺着厨房飘了过来,今天有小宝最爱吃的酥肉小丸子跟爆炒肚丝,辣味混杂着香料味传来,小宝跟小灰肚子叫了起来。

  小灰这边吃了一个山楂,有些意犹未尽,小宝看着还剩一半的糖葫芦,准备饭后当甜点吃。

  刚想把糖葫芦收起来,却被人一把夺走了。

  小宝抬头,只见楚熠寒坐在轮椅上,白皙修长的手拿着红彤彤还占着小宝口水的糖葫芦,一大一小,相互对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