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魏老板秦勇(冤夫路窄:先睡再爱)_冤夫路窄:先睡再爱完整版阅读

小说:冤夫路窄:先睡再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龙卷卷

角色:魏老板秦勇

书评专区

快穿之反派专业户:反派型快穿文,女主是一个古代人,到后面女主会发现一件事情镇压系统,系统吞噬弱系统,女主可以抢故事里女主的金手指,此文末世后属于血腥暴力重口,整体属于女王派黑暗系。个人喜欢程度:★★★★★

跳大神:主角是个好人……而且是个普通人

模拟人生者:素子虽然废物但也有很萌的呀

冤夫路窄:先睡再爱

《冤夫路窄:先睡再爱》精彩片段

第3章 她要两万一次?!

后来,秦瑟考上大学,想带奶奶一起进城生活,可奶奶怕拖累她,怎么也不愿意离开乡下,说不想离开熟悉的环境。

老人家固执得很,她也不好逼迫奶奶。

一直以来,她对秦家人留了几分客气,也都是看在奶奶的面子上!

见秦瑟没受到教训就走了,秦絮絮咽不下这口气,委屈不已道:“爸爸妈妈,姐姐把我打成这样,明天我还有约会呢,脸肿了人家怎么见人呀!”

潘丽哄道:“絮絮没事,妈妈拿冰给你敷一下就好了!老公,不是我说你,你可真得管管瑟瑟了!那孩子在乡下长大,性子太野,现在简直六亲不认!”

秦勇哼了声,“简直就和她那个死了的妈一样!指望不上!”

……

走出秦家,秦瑟拿出手机拨出一通电话,对方很快接听。

“老大,你在哪呢?我和老慕还给你准备了生日惊喜呢!一直打电话你也不接!”

提起生日惊喜,秦瑟就想起今天秦家人在庆生酒里给她下了药,害她迷迷糊糊睡了个野男人,一世英名就那么毁了,有些烦躁。

“滨江别墅区,过来接我。”

“滨江别墅区?那不是秦家所在的小区吗?老大,你怎么跑回秦家去了?”

“少废话!赶紧来接我!”

“是,老大!马上到!”

……

第二天,夜巢,京城最大的会员制酒吧。

豪华包厢内,男男女女,觥筹交错。

音乐与交谈声混合,显得十分嘈杂。

楼道里,秦瑟从洗手间出来,等在外面的英挺男人立即迎上前递上手帕,恭恭敬敬地道:“老大,收购芬曼的事老慕那边已经谈妥了,就等您这边点头。”

秦瑟边擦手边问,“什么价?”

魅影集团的总裁江星涵在京城是响当当的上流人物,但在秦瑟面前,却是一副毕恭毕敬的忠犬姿态,回答道:“芬曼那边要价三亿。”

一个经营不善的家族企业临近破产,还好意思要价三亿!若不是看在他们家还有点老品牌影响力,她也不会叫手下人去收购!

秦瑟不屑地勾了下唇角,道:“告诉老慕,最多一亿,他们爱卖不卖!”

江星涵就喜欢自家老大霸气的样子,点头道:“明白,老大放心。”

秦瑟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星涵,你身上带现金了吗?给我点零钱!”

江星涵马上掏出皮夹拿钱出来,“老大,两万够吗?”

“够了!”秦瑟伸手接过钞票,准备回去乡下看看奶奶,给奶奶送点生活费。

奶奶不会用银行卡,给的钱多了又会天天提心吊胆怕贼惦记,所以秦瑟每次回去都给的不多,有时几千,有时几万。

目送老大离开,江星涵转身回了包厢。

楼道里,一个老男人举着一杯红酒,走路摇摇晃晃,一看就已经醉了。

他头上有伤,包了纱布,看到楼道里有样貌出众的漂亮女孩路过,都会色眯眯地多看上两眼,笑得十分猥琐。

刚才他就注意到在楼道里和江星涵交谈的秦瑟了,因为身材气质实在太出挑了,一眼看到,就再也移不开目光。

他跟在后头瞧了半天,终于看清了女人的模样,顿时一愣,这……这不是昨天晚上那个小贱、人吗?

他听不清秦瑟和刚刚那个男人具体在说什么,只听到几个关键词,卖?什么价?两万够吗?够!

还看到秦瑟收了男人的两万块钱!

在江星涵转身回包厢后,老男人噌的一下就火了,上前一把拽住了秦瑟,道:“好啊你!昨晚上还跟老子装纯,今天就跑到这里来!老子给你五百万你都不让碰!怎么跟别人才要两万!”

秦瑟被拽住,转头一看,是昨天那个魏老板!

冤家路窄!

她订的回乡下的高铁票就快到点了,不想在这垃圾身上耽误时间,秦瑟一脸嫌弃的表情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你认错认人了!”

老男人不依不饶,死死拽着她的胳膊,“认错人?小贱、人,昨天你拿台灯砸了老子,害得老子去医院缝针,你就是化成灰老子也认不错你!走,老子给你两万,先让老子快活快活!”

秦瑟甩开老男人油腻得的咸猪手,抬腿踢裆,顺便扬手狠狠扇了老男人一耳光,面露凶光,“再敢碰我一下,弄死你信不信?!”

挨了一巴掌,裆里也疼得厉害,老男人缓过来也急眼了,扔了手里的红酒杯,一把揪住秦瑟的头发,“又打老子!老子给你脸了是不是!看老子今天非办了你不可……”

今天没有药物影响,秦瑟发挥正常,可并不畏惧这个老男人,旋身正要反击……

“在我的地方,你要办了谁?”

一个低沉磁性又裹携着无边冷意的男人声音响起。

“哪个不长眼的想多管闲事?”老男人火欲正浓,骂骂咧咧着回头一看……

愣住,老男人当下腿就软了,放开秦瑟,便点头哈腰地上前道:“厉、厉少!是您啊!您今天怎么有空在这儿啊?”

秦瑟抬起头看向那个让老男人当场变老实了的来人,愣住!

是他!

昨天被她不小心睡了的野男人!

看到男人那张惊心动魄的俊脸,秦瑟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冤家的路可是真窄啊!

她赶紧低下头,不想被认出来。

那边,魏老板满脸贱笑,殷勤道:“厉少,要早知道您在哪个包厢,我就过去敬您一杯了!”

厉赫鸣神色寡冷,睥睨地看着那位低三下四的魏老板,“在我的地方,动我的人,你胆子不小!”

闻言,魏老板一愣,匪夷所思地回头看了眼低着头的秦瑟,明白了什么,“呃……厉少,我不知道这个小贱、人,不不,是这位秦小姐,我不知道秦小姐是您的人,否则我绝对不敢,绝对不敢的!”

可一想起昨天挨了秦瑟的砸,今天又挨了她一巴掌,魏老板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放过秦瑟,想了想,又道:“厉少,我知道以您的身份肯定不缺女人,我斗胆提醒您一句,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干净货,刚才我还听到她在和别的男人谈价,要价两万一次!”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