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安晴儿凤萧笙《逆天神妃:天才二小姐》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逆天神妃:天才二小姐精彩小说

小说:逆天神妃:天才二小姐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土味咸鱼

角色:安晴儿凤萧笙

评论专区

觉醒-仿如昨日:在香蕉开创温馨装逼流之前,令狐大神已经将文字版TVB影视剧玩弄得恰到好处; 可惜故事背景设定在日本,题材略小众,限制了更广大读者的代入感,成绩欠佳。

封档千年我最弱的小弟都成了魔王:第一章看下来,这不就是骨王?除了主角不是骷髅外,其它的不能说毫不相关,只能说一模一样。

为美好的异世献上科学:像这种作者……都没搞清楚一点,在有魔法的世界魔法就是科学,科学更多的是一种方法论而不是单纯的理论和公式的堆砌。

逆天神妃:天才二小姐

《逆天神妃:天才二小姐》精彩片段

第3章

“现在也只有我这个小小人类能救你了哦,”凤挽歌咬了一口喷香四溢的熊肉,一边叹了一口气用激将法:“不过我也不强求,毕竟你现在都能被伤成这样,谁知道缔结契约对我有什么好处?”

朱雀本来还在犹豫,眼看着被瞧不起,被激地嗤笑反驳:“缔结之后灵兽与主人之间灵力互通,吾乃神兽朱雀,那群人找我就是为了缔结契约之后获得我的力量。我就算与你缔结,你这小身板,能承受得住朱雀之力么?”

灵力互通?

凤挽歌眸子亮了几分,透着狡黠的灵光,从方才那一个火球就能看出,这只鸟实力很强。

记忆中原主一直因为身体原因无法使用积攒灵力,若是能灵力互通,她不就能用这家伙的灵力了?!

“承不承受的住试试才知道,你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凤挽歌笑眯眯道。

最终,朱雀妥协了,但还是嘴硬。

“我就算与你结了契约,也别妄想尊贵的朱雀会听命于你,顶多万不得已救你一命。”

“那就提前谢谢啦。”

对于这种傲娇的人,凤挽歌充分发挥了自己一贯厚脸皮的优点,成功将朱雀呛住。

缔结契约不过是个简单的仪式,凤挽歌盘腿而坐,抚着朱雀的掌心。

随着朱雀念起誓文,耳畔是来自远古的梵唱。

朱雀化作一团红色的光,随后融入到了凤挽歌的体内。

在与凤挽歌缔结之后,朱雀感受到了源源不断能量涌入了体内,温和而充沛,取之无尽。

需要修复的朱雀陷入了昏睡调养,凤挽歌干脆将它放在了回魂镯中增快伤势的恢复。

与此同时,凤挽歌惊奇地发现,自己身上的余毒竟然全解了!

周身的经络都被打通了一般,整个人神清气爽了起来!

“赚了!”

凤挽歌感觉到了体内蕴藏着的雄厚的火系的灵力,眸子一转:朱雀受伤了没法用,那自己呢?

她试探着蓄凝神蓄力,打了个响指指尖突然就蹿出了一簇火苗来,细小的火焰在指尖轻舞。

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凤挽歌转动指尖控制火焰大小,看着火焰跳跃变换着各种形态,凤挽歌弯起了嘴角——

这下,那些说她无法修炼凝聚灵力是废物的人,怕是要傻眼了。

从朱雀身上感应互通到了些许神识中,凤挽歌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元武大陆羲和国的边境月城外的苍茫山。

传闻天有异象,赤星西升,会有神兽出现在苍茫山,不少灵师都赶来想要碰碰运气。

神兽缔结契约一般都是对灵师有严苛要求,能够与神兽缔结契约,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般穿越剧本都是打怪升级,那自己这算不算开场直接捡漏了偷一个大漏?

缔结了朱雀,白捡了个大便宜,凤挽歌莫名有些兴奋。

她将烤好的熊腿剔成小块,自己抱着半人高的骨头兴致勃勃地啃了起来,外面却响起了一阵喧嚷和脚步声。

……

凤挽歌眼疾手快将地上掉落的两只尾羽毛收入回魂镯,起身后,洞口已经进来了一行人。

“少主,这里有朱雀的痕迹!”

先钻进洞内的侍从,一进洞便看见了洞内被火燎的痕迹,很是兴奋。

侍从打量了一下凤挽歌,看着眼前衣摆被砍去大半头发用奇怪式样挽起的小丫头,觉得有些眼熟。

这不是凤将军家的那个傻子吗?

侍从皱了皱眉头,一脸觉得倒霉晦气的神情:“你在这里干嘛?”

任谁都想象不到,上古神兽朱雀竟然就在这个十岁左右的姑娘体内。

“躲雨啊,你看不出来?”

凤挽歌睨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理了理衣袖嗔怪。

那侍卫被噎住,一个少年走了进来,侍卫侧身让开:“少主。”

少年月白锦袍,眉目清冷俊秀,神色漫不经心。

他目光冷冽如山巅的霜雪,盯着凤挽歌,窄小的空间顿时变得压抑起来,是一种睥睨的威严。

这个眼神,她见过!

凤挽歌脑中闪现过昨晚溪涧旁的那个人,看向他的腰间,昨日的玉佩已经不见了。

但那股初雪般的气息萦绕鼻尖,可以确定就是他。

“你是谁?”

少年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在凤挽歌身上,眼眸暗沉了几分。

“通常问别人是谁,该先自报家门吧。”

凤挽歌手里抱着一只大熊腿有些诡异,精致地面容玉雕一般,她皱着眉头反驳道,带着几分娇俏灵气。

“少主,这丫头是凤家的,就是一个傻子……前儿几大家碰面,她恰好没在,所以您没见过。”

一旁的侍卫点头哈腰对北宸解释,一转脸对着凤挽歌就换了副嘴脸,皱眉瞪眼的很是不满。

元武大陆,竟然还有人不知道牧家的少主北宸?

他鼻孔朝天趾高气昂:“牧氏家族少主你都不认识?!”

“有哪条律法规定我要认识他吗?你都说了他没见过我,我自然也认不得他。”

啃完最后一口肉,凤挽歌彻底饱了,她擦了擦嘴漫不经心道,气得那侍卫恼得胡子都吹起来了。

“我说你这傻子——”

侍卫对于自己被一个傻子呛住了自然很尴尬,正要反驳就被凤挽歌的目光看得愣住了。

她静静地看着侍卫,平静无波的眸子里,却带着慑人的冰冷。

侍卫张着嘴,后半句话堵在了嘴:这还是之前见到的那个傻子吗?明明一样的脸,却透着一股凌厉的傲气。

“自然不用。”

凤挽歌与年纪不相符的恣意引起了少年的兴趣,他浅浅一笑,破解了僵持的尴尬。

“我叫北宸,现在算认识了。”

“凤挽歌。”

见对方自报家门,凤挽歌回道。

她拍了拍手就要往外走:“我躲雨也休息够了,你们要是喜欢这儿,我让给你们。”

“凤姑娘。”

凤挽歌路过北宸身侧时被拦下。

“我们在追寻朱雀的踪迹,你可有什么线索吗?若是可以告知必当重金酬谢。”

少年一边慢条斯理的说着,笼罩的灵识暗中却想要去探查凤挽歌,只是才到她周遭就被一道莫名的力量排斥了出来。

“我进这山洞后就只见过你们,没见到别的什么。”

凤挽歌答得干脆。

她才不会那么傻到告诉所有人朱雀在他的体内,主人身死灵兽就可重新缔结契约,到时候还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她的命。

凤挽歌从洞口钻了出去,才露出头,便听到外面一声尖锐的咒骂。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