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职路风云》赵德三任兰完结版在线阅读_《职路风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职路风云

职路风云

《职路风云》精彩片段

第18章 金蝉脱壳计

王纯清见任兰一脸娇柔的笑,“哈哈”的笑着,三角眼里邪光四射,说:“好好,任总你赶紧去上厕所吧。”

王纯清喝的面色红润,大庭广众之下说话已经不正经了。

任兰借口上厕所,躲进卫生间里关上门,用另外经常联系自己人用的手机,给王纯清的老婆发了条信息过去:王总在富豪夜总会花好月圆贵宾房喝多了,您过来看一下吧。

任兰这个信息发过以后,心里暗自窃喜,王纯清一会可够吃一壶的了。王纯清的老婆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别看王纯清一天到晚在外面逍遥快活人高一等,一回到家还是要乖乖的听母老虎的话。

任兰发完信息,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给赵德三发了信息过去:“德三,还在家里陪我女儿吗?”

赵德三和小丫头在家里正开怀大笑。

赵德三的手机响的时候,以为是任兰在大门外了,打电话让他开门呢,惊慌失措的给任婷说:“任大小姐,快别闹了,你妈回来了!”忙慌推开任婷。

掏出手机,发现只是任兰发来的一条信息,惊慌不安的心才逐渐放松,看了信息,给任兰回了过去,说还在家里陪着任婷。

小丫头狐疑地看着他,问:“赵德三,是谁给你发的信息?给我看一下!”

让小丫头知道任兰和自己联系频繁,不太好,赵德三就忙删除了信息,笑呵呵说:“朋友发的,你有啥好看的!”

任婷扑倒在他背上,硬是刁蛮的夺过了手机,翻看了一遍信息,没什么秘密,就气呼呼的还给他,说:“赵德三!你把信息删了!说!谁给你发的!是不是有什么秘密隐瞒着我!”

赵德三看她努着嘴,圆睁着眼,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觉得很好笑,呵呵笑道:“任婷大小姐啊,你说我又不是你的奴隶,还得什么都告诉你啊?”

任婷嘟着嘴,翻着白眼,气呼呼说:“以后不跟你玩啦!”

赵德三见她生气的样子蛮可爱的。

任兰躲进卫生间就一直没出去,等着王纯清的老婆推门进来。等了一会,朱秘书玩的兴致盎然,有点想办事了,就给王纯清说:“老王,时间差不多啦,咱走吧,帮我开了套房,让她们跟我一起去。”

王纯清喝的有点高了,满脸红润,“呵呵”的鬼笑着,靠近朱秘书,说:“领导,想不到你胃口这么大啊?哈哈。”

朱秘书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长的白白净净,打眼一看就是个斯文人,但谁知道他是个衣冠楚楚的秦兽呢。

朱秘书轻笑了一下,说:“老王,我玩的可都是小姐,你可就不一样了,卫生间那个比我怀里这几个要有味道多了吧?哈哈……”

王纯清嘿嘿笑着,在朱秘书肩膀上轻轻一拍,说:“我去叫她出来,咱们就散场,放心吧领导,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

朱秘书怀里揽着四个打扮的妖艳的姑娘,四个姑娘互相用异样的目光看彼此,偶尔嘴角挤出一丝轻浮的笑。

王纯清起身准备去叫任兰,一站起来就东倒西歪,朱秘书打发怀里的秘书赶紧去扶住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拍着门朝里醉呼呼的笑着喊叫:“任总!任总!你在里面干啥呢,这么久还不出来啊!朱秘书要走啦,快点出来啊!”

任兰在里面摁了一下抽水马桶,装作才上完厕所,站起来,心想王八蛋的老婆怎么还不来呢。

正想着,包厢门咣一脚被人踹开了,王纯清的老婆站在门口,双手叉腰,摆出一副骂街的姿势,一脸怒火冲王纯清骂道:“你个王八蛋!你给我说你今晚去省里出差,你个王八蛋骗老娘,跑到这里快活来啦!”

骂着冲上去揪住王纯清的耳朵,已经半醉的王纯清一听这震耳欲聋的骂声,立刻惊醒过来,一脸慌张,被她揪着耳朵朝外拉着,乖乖的一点也不敢反抗,口里哀求说:“老婆,疼,快松开,疼,丢人的很,快松开。”

“你个臭不要脸的还知道丢人!背着老娘跑这来花天酒地!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王纯清老婆一身肥膘,块头比王纯清还高大,揪着他耳朵几乎将他提在半空了。王纯清只是嗷嗷叫着恳求:“老婆,我这是陪我们领导出来放松一下,快别这样啦。”

“老娘才不管啥狗屁领导呢!你背着老娘在这花天酒地和小姐搂搂抱抱就不行!跟我回去!”她拖着王纯清像牵着一只不听话的狗一样,磨着出了富豪夜总会。

朱秘书是个衣冠楚楚的胆小鬼,一直等王纯清老婆骂骂咧咧拉着他离开后,才手忙脚乱的带着四个人出了富豪夜总会。

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音箱里传来的歌声。

任兰才从卫生间里出来,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下来,喝了口酒,回想着这些年自己为了复仇而付出的东西不光是自己的肉体,还有已经无法找回的爱情了。自从她踏上这条为了复仇而出卖肉体的道路后,她就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很肮脏了,下半辈子肯定不会再有哪个男人真正的爱自己了。

她看见桌上王纯清遗留下来的香烟和打火机,竟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就呛得连连咳嗽,忙喝了口饮料。想到赵德三还在家里,明天他还得上班,就起身出去,在前台签了单,径直走出富豪夜总会大门,开上车回去了。

回到家时赵德三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任婷一直和他赌气,钻在房间没出来。任兰感觉赵德三这小伙虽然有点色,但很幽默,对她很诚实,很用心,笑着问他:“德三,婷婷呢?”

赵德三说:“在房间呢,睡觉了吧。”

任兰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身材很惹眼。

任兰走过来温柔的笑着,并没有坐下,而是给他使了个颜色,小声说:“德三,去我房间。”

赵德三被任兰妩媚的风情吸引住了,就起身跟着她进了房间,任兰把房门一反锁,眼神直直视着他,问:“小男人,想姐没有?”

赵德三见她脸色红润,知道又是去喝酒了,没正面回答她,而是问:“兰姐,今晚又去应酬哪个领导了?”任兰叹了口气,道:“除了你们王总,还能有谁呢。”

赵德三连忙道:“他没占你便宜吧?”

说起这件事,任兰就觉得好笑,抿嘴一笑,道,“他倒是想占呢,不过我用了一招金蝉脱壳计,摆脱他了。”

赵德三很好奇地看着她,连忙笑着问道:“什么金蝉脱壳计?”

任兰笑道:“那王八蛋喝多了酒,晚上不让我回来,我嘴上答应了,趁他不注意,从他的电话上找到了他老婆的手机号码,借口去卫生间,给他老婆发了个短信,没过多久,他老婆就过来了,直接拧着的他的耳朵把他给拎走了,哈哈……”

“哈哈,兰姐,你这一招真是高明啊。”赵德三忍不住拍手叫好。

任兰也觉得这一招很高明,笑道:“我也是没办法,有求于他,不好正面回绝。”

赵德三突然停止笑声,好奇不解地问道:“不对呀,兰姐,王纯清也算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按理说她老婆应该怕他才对呀,怎么还能冲到夜总会去把他拎走,这不是不给他面子吗?”

任兰看了一眼赵德三迷惑的样子,笑道:“德三,你有所不知,王纯清的老婆才不怕他呢,她老婆在圈内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王纯清是出了名的妻管炎,别看他一天在外面逍遥自在人五人六的,回到家,在他老婆面前,就是只病猫,连大气也不敢喘的。”赵德三感慨道:“真没想到啊。”

任兰看着他,笑道:“德三,你以后找老婆,可千万不敢找这样的,要不然以后会过的很郁闷的。”

赵德三看着任兰,笑呵呵说:“能找到兰姐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就算她是母老虎,我也愿意。”

任兰假装生气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母老虎了?”

赵德三连忙摇头道:“我可没这个意思,兰姐你别误会啊,我只是打个比方,变相的夸兰姐人好。”

任兰开心的笑了笑,说:“你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

赵德三看着任兰开心的样子,认真地说:“兰姐,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

任兰也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道:“德三,我也爱你,陪我躺着聊会天吧。”

两人并肩躺了下来,不知不觉的抱在了一起,一些水到渠成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发生。

突然,任兰的卧室门咣咣的响了,任兰和赵德三惊慌失措的松开彼此。

外面传来任婷的声音:“妈,关门干什么!给我拿点钱!我明天没钱用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