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白少城令狐伤《修真大食堂》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修真大食堂》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修真大食堂

修真大食堂作者 著

修真大食堂

《修真大食堂》在线阅读

第五章:拒入大楚宫

不知不觉中一茶盏的茶泡饭已经被含月君吃了一半,米粒和鱼肉打成的绒末混合在一起,每一口都蕴含着一丝浅薄的道则。

这是实实在在的仙厨手段,而且还是十分高深的仙厨。

 

“客人,剩下的米饭混散在茶汤里和红玉鱼子一起吃味道最佳。”

 

小饭馆里含月君稀里哗啦的喝汤声听的一清二楚,此刻楚凡的手上多出了一小碟红玉珠子一样的鱼子,他微笑的看着含月君开口提醒道。

一颗鱼子有着小指头那般大小,这样的鱼子晶莹剔透,如同红颜美玉堪称是极品。

听到了楚凡的声音,含月君这才从基础的不断凝聚中醒悟过来。

 

“失态,失态,楚公子的手艺实在是天人手笔,在下一时忘记了仪态实在是失礼。”

 

回过神来发现半茶盏的饭已经被自己狼吞虎咽的吃完,含月君这时候心中只剩下美食,如果能够天天在这家饭馆吃饭就算是一个月的俸供全部花了那也值得。在这里是吃饭的吗,简直就是灵丹妙药涨修为的妙地。

比起那些难吃的丹药,楚凡的厨艺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一盏茶泡饭就俘虏了一位尊神强者的胃。

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小饭馆里还会多出一位身为大楚朝太子太保的常客。

难怪老剑神这般的人物也会在这里用饭,能够凝固基础的仙厨之道,光是这一点就值得天下强者疯狂。

很多老怪物就是因为基础不住卡在了最后一步无法迈出,导致寿元枯竭而死,如果知道在这里吃饭就可以微弱的增加基础修为,就算是倾家荡产他们也会来这里吃上尊神,神国,乃至于天门真神境。

 

“剑南烧春配酱牛肉也是绝配,红玉鱼子可以泡在酒中整颗吞服,口感上佳客人可以一试。”

 

依然露出那份招牌的微笑,楚凡将手中的红玉鱼子递给了含月君。

一小碟红玉鱼子,也不过十三颗的数量。

小心翼翼的倒入了七颗鱼子混入茶汤饭中,随着红玉鱼子的浸入茶汤中鱼肉的鲜活味道更加浓郁了。一口茶汤伴随着白米和鱼子露整口滑入了腹中,下一刻身躯中一丝丝火热的感觉弥漫开来。

就像是有着一条条小鱼在经脉里游动一样,身体里多年的暗伤竟然淡去了几分。

红玉鱼子的功效既然是削弱身躯里的暗伤。

眯了眯眼睛,一盏茶泡饭吃完后含月君端起那一小壶剑南烧春的老酒倒入白玉酒盅中。酒水到处一股浓郁的酒香味立刻爆发了出来,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酒香味那独自抿着老酒的背剑老人也是将目光移了过来。

 

剑南烧春的酒味很重,味道不像是寻常酒水那般清雅,这是烈酒就江湖豪客饮的烈酒。

一小杯老酒喝下,含月君的经脉里一丝丝火热的灵气不断的温养着他的洞天。

一股豪迈的气魄心中庞然生出。

 

“好酒!”

 

回味了一下腹中的酒香味,含月君肚子里的酒虫被勾动了起来。

他也是好酒之人,只不过大楚最烈的戎马烧刀也比不上这一小壶剑南烧春要烈。这酒水就像是一道火焰,硬生生的在身躯中烧出一片洞天,吃下一块酱牛肉,牛肉的酱香味道和烈酒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默默的吃着酱牛肉,喝着剑南烧春。

碟子里剩下的几颗红玉鱼子也被含月君倒入了小酒盅里,伴随着烈酒一颗红玉鱼子下肚就像是一条小鱼在烈火中孕育而出,鲜活之味贯穿了七大洞天。

 

不知不觉中,桌子上的酒壶空了,碟子也变得干净了。

直到酒壶里再也倒不出酒水,含月君的精神才回应过来。

只是用了一顿饭,他的根基至少凝固了半成,身体里的暗伤也是恢复了几分。身躯里天地灵气充裕的像是苦修了十天一样,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提升到了巅峰。有了这半成进步的基础,想来十年之内含月君就可以从尊神中境破入上境。

 

这样的进阶速度,比起吞服神丹还要快速。

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厨之道?

一顿饭后含月君不再言语,他静静地坐在小饭桌旁像是在消化着身躯里涌动出来的道则力量。许久之后,这位儒门大能站起身来他对着楚凡施礼,拘行国士之礼半躬身代表着极为重视的敬意。

此刻含月君代表的并不是儒门,而是大楚太子太保的身份。

他向着楚凡施礼后,开口说道。

 

“楚公子实在是大才,安身在此地实在是可惜了。

我大楚如今乃是天之上朝,天下宗门臣服,可谓是大一统的盛世。若是公子这样的人物愿意入我大楚,陛下定会以国士之礼待之,太子殿下也是十分乐意结交公子这样的朋友。

之珣愿意为公子引荐面圣,到时候位极人臣,封王拜相也是触手可得。

公子的厨道理应传尽天下,我大楚愿意为公子开辟酒楼大楚王土之上的每一郡一城中都会高挂公子的旗帜,楚公子也是楚姓与我大楚说起来还是本家。若是能够得到公子这样的助力,楚皇陛下一定会高兴的。”

 

拱了拱手,在尝试到楚凡的仙厨手段后含月君张之珣彻底坚定了要拉拢这位少年的心思。

如果这样的仙厨手段能够运用在大楚朝中,那么大楚不出十年就会是高手辈出。

有着白衣圣人镇压天下群雄,再多出一批顶级的战力高手。

到时候天底下谁敢不服大楚,收服天下最后的几大禁地扩展皇朝气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张之珣认为对于一个厨子来说最大的条件莫过于是宣传他的厨艺,只要楚凡愿意加入大楚,到时候就连乡村之地都能够为他开出酒楼的分店。

 

这样的一个年轻仙厨,虽然不知道修为,但是光是这厨道手段就值得以一位真神境的待遇对待。

大楚先是出了一位天下无敌的白衣圣人,可是楚凡的作用比起那位白衣圣人也是毫不逊色。

见到含月君行了如此大礼,楚凡的脸色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他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对着含月君开口说道。

 

“客人过誉了,楚凡只不过是一个厨子,我这里店小但也开了几个年头。

店里只是吃饭的地方不谈任何的事情。

大楚强盛但是小子年岁尚轻怕是攀不得高枝,我姓楚可惜不是大楚的楚,和皇族更是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开店只是想有人安安心心吃我的饭,来到店里的都是有缘人,大家开开心心的吃饭就好。

权贵之事不是我追求的,楚凡草莽之身不贪图富贵,只想安安分分的做一个厨子。”

 

冲着含月君露出了一份天真无邪的笑容,一碗冷面就要十两黄金的黑心店也好意思叫不贪图富贵?

这里的收费简直是黑到了五脏六腑,不过好在物有所值。

一位强大的仙厨,只要点一点头就算是他的修为不足在大楚也可以官拜一品,至少也是一个名誉上卿。

可是楚凡居然就这样不动风声的拒绝了,皱了皱眉头张之珣再次开口劝道。

 

“楚公子,我大楚不会亏待任何人才,公子之才入了我大楚才是龙入大海。

我大楚有着圣人当世,白衣圣人坐镇国门天下无敌!”

 

“儒家的小子,你越线了。

天下已经很乱了,难得有一个安静吃饭的地方让老头子们安安心心吃顿饭不好吗,圣人当世又如何,圣人也要吃饭,再说了老头子可不怕什么白衣圣人。”

 

手上的木筷子戳了戳桌子,默默抿酒的背剑老人听到了张之珣的话不禁开口唤了一声。

随着老人的话音响起,苏岚手上含月君的佩剑突然开始颤抖起来。

自家先生可是大楚一品大官,尊神的强者。

可是此时此刻感受着空气中异样的气氛,小书童却是也不敢再站出来为先生说话,这一家黑店实在是太怪异了。默默的按住了颤抖的佩剑,苏岚将剑柄口对准了含月君方便自家先生随时拔剑。

只不过敢不敢在背剑老人面前拔剑,就是含月君自己的本事了。

 

“神啊,天下有光。

光明笼罩之地,皆是神明祝福的地方。

同为神土之下朝堂高位和小巷深处又有何不同,圣人也要顺应神的规则,再说了圣人虽然无敌但是他并没有和神较量过。”

 

微微一笑,一副充满了传道气息的话语从那西陵的大胡子口中传出。

他虔诚的握住了脖子上的银十字,对着含月君和蔼可亲的一笑。

江湖上以剑证道的老剑神,西陵枯木逢春号称得到神谕的光明大主教,这两位可是得证了天门真神境界的存在。他们自然是不惧怕大楚的白衣圣人,老剑神重登剑仙境界后入大楚国楼与白衣圣人论谈一天一夜,胜负天下人毫不知晓。

西陵的光明大神殿也是从来从来没有和白衣圣人交手过,看来含月君的确是越线了。

有着老剑神和光明大主教的提醒,他不禁心中一颤。

对于楚凡这样的人来说,只能以礼待之,不能用凡俗去约束。

 

“楚公子真是大雅之人,大大隐于世是之珣冒犯了。

不求公子立刻入大楚为官,只是哪一天若是公子有了这样的想法之珣为会公子安排好一切。规矩在下明白,今日还有要事在身今日就先行一步,择日再来拜会。这是饭钱在下请店中的诸位一壶剑南烧春。”

 

到底是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坐上太子太保的位置。

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含月君立刻变了口风。

他也没有指望楚凡可是立刻答应,能够让这样一位仙厨加入大楚仙朝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今天他只是壮着胆子给楚凡指出了一条路,至于走不走上去就看这位楚公子自己的意思了。

到底是有所冒犯,所以张之珣十分大方的请了小饭馆里每人一壶剑南烧春。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大能,如果能够靠着一壶酒就能能得到一些人情,那么这酒请的值得。

小饭馆里面的剑南烧春是十分昂贵的酒,含月君直接在饭桌下扔下了一个玉清色的锦囊。

锦囊是儒门专门的芥子袋,里面沉甸甸的差不多有三百块灵石。

这一段饭只不过五十多颗灵石,剩下的灵石是含月君请酒的钱和楚凡请他的那一碟红玉鱼子露。含月君是一个会做人的家伙,冥冥之中就让楚凡欠下了一点小人情。三百颗灵石付了饭钱,还剩余一些。

 

这些灵石差不多是含月君一个月的俸供了,就算是大楚的一品大员在灵石的配额上也有着限制。

他一个月也才三百七十颗灵石的配额,一年不过数千灵石的俸禄。

儒门出身的他两袖清风,不像是其他的官员那般私底下油水很大,含月君是领着朝堂的死俸禄不过这俸禄也足够他生活和修行用了。这么多年身上也小有家产,请一壶酒还是请得起。

 

对着小饭馆用饭的食客拱了拱手,含月君带着一脸懵逼的小书童苏岚离开了。

掂量了一番含月君的锦囊,楚凡不禁笑了笑。

到底是在朝堂之上混迹的人物,实在是会做人。

那一碟请他的红玉鱼子露他也一并结算了灵石,剩下的灵石刚刚好够每个人一坛剑南烧春的分量。收了锦囊,楚凡对着身边的女孩招了招手。

 

“小玉给诸位上酒,有人请客搬那三年的剑南酿出来。”

 

有人给了酒钱,楚凡自然不会小气好酒。

含月君张之珣离开没有多久,下一刻小饭馆的房门就被推开了。

随着铃铛声响起屋外的金色八哥高声唤了几声有客到,一位穿着白衣大褂看起来一尘不染的老人走了进来。他使劲的嗅了嗅空气里的酒香,不禁开口赞了一声。

 

“三年的剑南烧春佳酿,诸位这么有雅兴今日饮这般珍贵的老酒?

楚小子老规矩,特大盘的八珍炒饭。”

 

“穷酸书生你来迟了一步,今儿有人请酒,这三年的老酿,香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